提示:当前为默认节点,你可以在后台修改为你想要的站点!
小旋风SEO-xxfseo.com
  1. 创业头条
  2. 前沿领域
  3. 人工智能
  4. 正文

BATH逐鹿“新基建”丨百度集团副总裁李震宇:智能交通大有可为

 2020-06-04 18:17  来源:A5专栏  我来投稿   曾响铃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作为今年的行业热点,智能交通“新基建”从来就不缺少话题。

从各地纷纷公布智能交通项目规划,到百度近期密集中标大单;从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点赞自动驾驶,为智能交通发展再注推力,到李彦宏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交相关提案,智能交通、自动驾驶的热度持续升温。

作为实现交通强国的必经之路,资本对智能交通“新基建”已经摩拳擦掌,百度集团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6月3日,在Apollo媒体沟通会上接受了媒体专访,谈到了 “借新基建的大势,未来几年智能交通是大有可为的市场。智能交通是典型的新基建的项目,也是我们认为能落地比较快的。”

现在的问题是,在这场智能交通“新基建”的牌局中,出手快不一定能成为最后赢家,但落后却很难翻身,众多玩家中,谁最有机会拿到那张通往未来的船票呢?

和其他领域一样,智能交通“新基建”的主角也是巨头当道

新基建涵盖的7大领域中,像特高压、城市轨道交通、5G、大数据中心、新能源充电桩等都具有一定的垄断性质,这也意味着,在竞争中占主导力量的玩家只能是少数巨头。

作为人工智能大类中的智能交通也不例外。

就目前来看,在互联网科技时代树立起“江湖地位”的BATH或将是未来一段时间智能交通“新基建”的C位玩家。

为何会有如此判断,我们一起来看看参与智能交通项目竞争,需要具备哪些关键能力。

有别于传统交通,智能交通是一项综合性技术,涵盖了大量前沿科技,需要灵活串联与交通相关的各种场景并形成技术闭环。

我们可以将智能交通视为一条大赛道,其中又包含车路云图4条小赛道。要想在智能交通大赛道中跑出,这就要求在车路云图4条小赛道中的“成绩”也不能差。车路云图每条赛道的竞争都很激烈,普通玩家大多只能专攻某一领域,只有BATH这样的巨头才有资源和能力全面布局。

BAT三家进入自动驾驶和智能交通的时间较早,或通过自主研发,或通过战略投资,完成了各自的技术布局。比如三家在车联网、车路协同、云控平台、高精地图等方面都有自己的独到理解和解决方案。华为虽然起步较晚,但去年成立智能汽车BU后、通过入局高精地图市场、注册河图商标,发布HiCar等一系列动作,逐渐补齐了之前在“车”和“图”上的缺陷。

巨头们的优势在于,可以通过自己对各细分领域的理解做出面向智能交通的整体解决方案,全局思维架构下,智能交通解决方案的稳定性和可操作性大大加强。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BATH在车路云图上都有布局,但只有百度是国内唯一一家具备车路云图全栈能力的公司,同时还是全球唯一具备车路行技术闭环能力的公司。李震宇认为,想要入局智能交通得有一定的实力。就自动驾驶来说,单车智能发展到一定阶段,车路协同才有用,才能够形成协同,明白车路到底要如何协同。这对于百度来说,是一个其他对手难以比拟的优势。

如果车路云图是智能交通“新基建”玩家应该具备的硬性条件,由于完成智能交通项目需要生态伙伴协同合作,那么产业生态的聚合能力则是智能交通“新基建”对参与玩家从“软性条件”上的另外一层考量,在这方面,普通玩家显然不具备这样的号召力,同样需要巨头扛旗。

BATH这四家树大根深,在消费互联网时代就以各自的核心业务为中心,各自构建了一个非常庞大的生态圈,在智能交通“新基建”的进行过程中,阿里将其电商生态在车联网中进行复刻;腾讯围绕着车载微信,构建智能汽车的社交生态;华为的重点通过其在5G领域上的优势,从车路协同的硬件进行突破。

与上述几家的打法有所不同,百度对产业生态聚合的起点较高。

凭借着Apollo这一当前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开放平台,目前,百度已拥有生态伙伴200多家,其中既有主流汽车制造商,也有知名的一级零部件供应商,另外还有与”智能新交通”和自动驾驶关联密切的芯片公司、传感器公司、交通集成商、出行企业等,覆盖了从硬件到软件的完整产业链。

进入2020年以来,随着智能交通“新基建”的推进,百度Apollo又开始将合作对象扩大到传统智能交通市场的“老牌军”们,海信科技、银江股份、上海电科、大华股份、郑州天迈、大唐高鸿、中科软等熟悉的名字都出现在Apollo智能交通生态名单中,其生态聚合的能力持续加强。

哪些维度才是竞逐智能交通“新基建”的胜负手?

既然智能交通“新基建”的入场门票已被BATH这4家预定,初看这4家的核心能力也各有特色,按照文章开头提到的“出手快不一定能成为最后赢家”的观点,那么后续竞争的看点有哪些呢?

首先,是各家2B/2G的能力。

随着产业互联网的到来,互联网科技企业都表示要向2B/2G转型,实际上也取得了不少落地成果,但由于长达10年消费互联网历程所带来的惯性,目前2C仍是行业主流,这也意味着BATH在2B/2G的能力上有大量的课要补。

从BATH四家的核心业务构成来看,做通讯运营商业务起家的华为在2B/2G上的基础能力最强,以运营能力见长的阿里次之,腾讯和百度所面临的转型压力较大。

但就智能交通的落地来看,在2B的车企业务层面,BATH四家的进展不相上下,各自都有核心车联网产品批量上车,在2G的智能交通项目上,百度反而后来居上,目前最为领先。

根据百度一季度财报显示,当季智能交通业务增长很快,Apollo智能交通接连中标重庆、合肥、阳泉等地车路协同项目,并助力沧州进行第二批智能网联汽车测试路网的建设,还与南京、广州等城市达成新基建合作,大力推进智能交通和智能城市建设。

很明显,百度Apollo连续签单,密集爆发,几乎将这一阶段国内的智能交通“新基建”项目包圆了,不但补齐了2B/2G的短板,还呈现领跑的态势。

其次,是智能交通“新基建”项目批量复制的能力。

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去年印发的《交通强国建设纲要》的要求,到2035年,我国要基本建成交通强国。即基本形成“全国123出行交通圈”(都市区1小时通勤、城市群2小时通达、全国主要城市3小时覆盖)和“全球123快货物流圈”(国内1天送达、周边国家2天送达、全球主要城市3天送达),旅客联程运输便捷顺畅,货物多式联运高效经济。

留给智能交通的时间只有15年,这个时间看似不短,但考虑到智能交通覆盖范围的广度、建设周期以及技术的复杂性,其实任务还是挺重的,若要暗示完成规划目标,智能交通快速复制的能力就显得很关键了。

BATH都提出了各自的智能交通解决方案,比如阿里的城市大脑、腾讯的智慧城市、华为的城市交通大脑、百度的ACE交通引擎等,可就各方案的落地实践来看,百度ACE交通引擎的可复制性最强。

该方案采用“1+2+N”的总体架构,其中:1个数字底座包括小度车载OS、飞浆、百度智能云、百度地图支撑的“车”、 “路”、 “云”、 “图”等未来交通基础设施;2个智能引擎分别是Apollo自动驾驶引擎和车路协同引擎;N个应用生态,包括智能信控、智能停车、交通治理、智能公交、智能货运、智能车联、智能出租、自主泊车和园区物种等。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大考中,百度Apollo与生态合作伙伴一共在17座城市投放了104辆无人车。围绕着国内外唯一的全栈式智能交通解决方案“ACE交通引擎”,百度Apollo正与国内10余个省市开展智能交通的落地合作。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ACE交通引擎”解决方案的最大优点在于只需一次投资就可以长期受益,并且有着非常强的前瞻性,既面向未来为技术的进化留足了空间,又可向下兼容,无限扩充。这也是百度能在第一季度密集中标拿单的重要原因之一。

最后,是核心技术自主可控的能力。

在“交通强国”战略目标中提到,要“强化前沿关键科技研发,瞄准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智能制造、新材料、新能源等世界科技前沿,加强对可能引发交通产业变革的前瞻性、颠覆性技术研究。推动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超级计算等新技术与交通行业深度融合。”

一句话进行概括就是智能交通中的核心技术要做到自主可控,从而规避被外国“卡脖子”的风险。

在这方面,华为5G技术在全球的统治地位已不用多说,BAT也投入了大量资源参与研发和竞争,比如阿里达摩院和腾讯AI实验室的很多成果都应用到自动驾驶、车联网以及智能交通当中。

百度在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上的优势则更为明显,在智能交通需要用到的深度学习、云计算、语音交互等技术能力上,百度的排名都非常靠前,至于自动驾驶能力,百度更不用多说了。

截至2019年底,百度自动驾驶在美国测试里程为10.33万英里,MPI为18050,排名全球第一。同时,百度还获得了中国唯一的最高级T4牌照,及120张载人测试牌照,测试里程超过300万公里,在服务规模、测试牌照及测试里程等方面均居全国首位。

知名研究公司Navigant Research也将Apollo列为全球四大自动驾驶领域领导者之一,认可百度为中国唯一的顶级自动驾驶公司。

以上案例说明,Apollo的技术能力,已处于全球的最前沿,这也为Apollo在争取智能交通新基建项目时,可以极大增强合作方的信心。

“新基建”刚开局,智能交通未来的样子已经画好?

智能交通“新基建”已经开局,虽然BATH四家已经锁定了头部竞争的位置,但就如文中提到的那样,车路云图等细分赛道中,一些中小玩家作为产业生态的补充,仍有大量的机会,而BATH的竞争格局也充满大量未知。

一是目前落地的智能交通“新基建”项目只是“交通强国”庞大蓝图中的冰山一角,这块万亿级的蛋糕到底应该如何分食,现在仍未有定论。

另一方面,智能交通关联的各种技术,特别是自动驾驶远远还未走到终点,现在虽然是百度稍稍有所领先,但其中仍然存在大量不确定性。

所以百度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在Apollo三周年的内部信中曾对智能驾驶和智能交通实现过程有过如是评述:“这是一条不寻常的路,注定艰辛。”也定下了“攀登珠峰,沿途下蛋”的策略。即在自动驾驶持续攀登的过程中,Apollo选择将合适的产品阶段落地,将智能驾驶技术带来的价值不断释放。

即在社会价值和产业价值中找到平衡,在让我们的交通出行更加高效,城市管理更加便捷,完成交通强国目标的过程中,由自动驾驶技术产生的产业价值始终能够看到,产业生态参与者也能从中获得商业回报。

李震宇在Apollo媒体沟通会同时表示,虽然美国研发自动驾驶起步较早,但中国赶超的速度很快,以百度Apollo为代表的中国自动驾驶企业正在逐步成为国际领导者。

李震宇特别强调在自动驾驶领域的中美差异性。“Apollo不一样”,他说,因为开放赋能的平台特色,车路协同的技术路线,以及“攀登珠峰,沿途下蛋”这种渐进式的商业路径,让中国的自动驾驶实力有机会赶超美国。

BATH智能交通“新基建”的打法或许各有不同,但四家由技术驱动的内核却完全一致,所要达成的价值目标也大同小异,由此勾画出的智能交通未来如出一辙。

未来已来,BATH已经在全力冲刺了,你准备好了吗?

*此内容为【科技向令说】原创,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文|曾响铃

来源|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作者: 曾响铃    /    文章:443篇

相关标签
智慧交通
新基建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编辑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
xxfseo.com